开云体育在线登录

司马古道

罗锦高

这是一条通往司马祠墓的石板路。

两千多年的风雨,把每块长条石板,雕凿得光洁如砥,四周被雨水打磨成凹槽。路面像拥挤着许多微型的山峦,人行其上,须多加小心。司马迁负刑励志,著书立说铸就的让人景仰的高山,远远高于这黄土塬。其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人,就连眼前这一块块坚硬的石头,也像敬佩得俯首弯腰,驮着虔诚者的脚步,一同拜谒司马迁。

司马古道过去叫韩奕坡,是韩城通往古都长安的国道,因司马迁祠墓建在路边,人们把它改叫为司马坡。据说是北宋年间铺设的,经过近千年的车马碾轧,风雨冲刷,便成当下的样子:宽敞、坦荡、光洁又坑洼不平,给予人视觉冲击力的同时,也易于激起人们心灵的震撼:这就是攀向精神高峰的路啊!

为了纪念司马迁,后人在这芝川镇的山塬上建祠立庙,塑像勒碑,供世人景仰膜拜。整体古建筑由“高山仰止”“史笔昭世”牌坊、太史祠大门、司马祠墓及碑林等组成,飞檐翘角,远看如苍鹰振翅欲飞。

这条石板路,是一条让人景仰的拜谒之路,也是司马迁的人格精神,在凌峰绝顶,人逢绝处开辟出来的人生之路。司马迁故乡在韩城,韩城因他而闻名,司马祠成了韩城市乃至陕西的文化品牌,每年来自天南海北、世界各地来拜谒的人们络绎不绝。

从古到今,不知有多少善男信女,怀着虔诚的心攀爬在这古道上,由精神的偶像,演变成心目中的神。于是烧香求子的,叩头求财的,跪拜祈福的,捐钱求平安的,把司马迁尊为无所不能,无所不灵的神。若司马迁在天有知,实在难为了他。司马迁是个求真务实的史学家、文学家,他压根儿就没有想到自己要当什么神,只是世俗功利之人把它尊奉迷信为神。

其实,参观司马祠,若能抛开世俗功利的观念,从中获得灵验的东西,那就是找回自信,而不是盲从。能够在司马迁身上汲取精神力量,从《史记》中寻求艺术的真谛,找到治国安民的借鉴。让人观其像,读其文,悟其道,莫再使社稷众生重蹈历史的人为灾难,别再让优秀人才遭受种种冤屈和不幸。

大家知道,司马迁是因李陵案而获罪的。他本可以在朝廷上违心地掩饰李陵的真相,用谎言来保护自己,与他人一样媚俗皇上,讨好李广利,然而忠心耿直的他,却力排众议,坦诚地说出了替李陵开脱罪责的真正原因,由此而招来杀身之祸。

还算幸运,汉武帝刘彻在开杀戒之前,给了司马迁两条路:一是让他交纳五千万钱以求免死,二是没钱上交就得接受宫刑。平生耿直清廉的司马迁哪来这么多钱呢?为了完成《太史公书》这一千秋伟业,他忍痛自请宫刑。那一年,他正当四十八岁。出于修史的抱负和责任,他只求一息尚存完成史书的使命,绝不能让父子两代人费尽心血搜集的史料付诸东流,于是他找准了精神动力,以古代圣贤先哲遭遇厄运而励志的经历鞭策自己,“文王拘而演《周易》;仲尼厄而作《春秋》;屈原放逐,乃赋《离骚》;左丘失明,厥有《国语》;孙子膑脚,兵法修利……”

他选择屈辱之下的生,并非贪生怕死,而是让生更有意义,叫死更有价值,正如他在书中所言“人固有一死,或重于泰山,或轻于鸿毛……”为世人留下精神财富,足见生命之重。

司马迁以超乎常人的毅力去克服清贫,去追求精神的富有。他笔下众多活灵活现的人物,上到国君皇帝、皇亲国戚、英雄将军,再到普通士卒学子,成为“无韵之《离骚》,史家之绝唱”,里面栩栩如生的人物,哪一个不是他匠心独运的体现?一个受了宫刑的“罪人”,地位一落千丈不用说,官银也随之降到了最低点,连家人生计也难以为继,仅够维持生命就不错了。在这压力之下,司马迁仍然矢志不移,潜心修史。《史记》正是他在心路上,在我国文明发展史上树起的一座丰碑,凭他的真诚,胆识和勇气如实记载。后来的史学家班固极为准确地评论他和他的《史记》:“其文直,其事核,不虚美,不隐恶”,文如其人,“文直”即人直也。“不虚美,不隐恶”这是他人格精神的写照。对于强权政治,对于位高权重的国君大臣从不隐其恶,美其言,粉饰他的言行,而是实实在在地写来,凭良知和责任去维护史实的尊严,也是用真诚维护自己的人格尊严。

一部《史记》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”,囊括了三千多年历史,为后人提供了极为丰富的精神财富。小至立身处世,兴家振业,大到治国安邦,明得失,知兴衰的历史借鉴。
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